范文几篇

我也是一束阳光


    拉开厚重的窗帘,房间瞬时变得温暖,让我不再压抑。仔细一看,原来是淘气的阳光溜进了我的房间。我渴望这般温暖,于是打开了尘封的记忆之门,在零碎的篇章间寻找着我的渴望。猛然发现,原来我也是一束阳光……


惊讶之余,我笑了,因为我就是一束阳光。


干净敞亮的病房里,爷爷苦闷的坐在床头,一脸的愁容让我的心不免有些酸楚。我拿着一个洗干净的苹果走到床边,坐在椅子上,冲爷爷笑了一下,爷爷也无奈的冲我苦笑。我当然注意到了爷爷的痛苦无奈,但我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拿着削皮器给爷爷削着苹果。我慢慢地一点一点的削着,生怕一不小心苹果皮便断了,我想给他一个完美一个完美的形状。


爷爷看着我,叹了口气,仍是愁眉不展,目光投向了窗外。


此刻,我已雕刻完了我的工艺品。看着他,我笑了,它里面注满了我对爷爷的爱。我把苹果放到爷爷眼前,俏皮的说道:”当当!爷爷,你的点心已准备完毕,要不要品尝一下我的手艺呢?“爷爷回过头,我立即冲爷爷咧开了一个大大的弧度。爷爷抚摸了一下我的头,摇摇头说:”你这孩子。“但爷爷还是听话的倚在床上,让我喂他吃。爷爷的胃不太好,所以我只喂了爷爷半个。


吃完之后,我用手绢拭去爷爷嘴角的残渣,随后拿起那剩余的苹果大大的咬了一口,对爷爷说:”怪不得爷爷吃得这么香,原来这苹果这么甜。”爷爷捏了一下我的脸蛋,说:“你这个小馋猫呦。”“什么啊!爷爷吃的比我还多,爷爷是大馋猫!”我嘟着嘴,故作不满道。爷爷看着我,终于开心地笑了:“真是个活宝!真是我的小太阳啊!”“不不,我不做太阳,太阳离爷爷这么远。我要做阳光,永远在爷爷身边。”“好好,我的阳光。”爷爷摸着我的头,微笑着说。


我又拿起苹果皮,郑重的对爷爷说:“爷爷,我会像保护着苹果皮一样保护你的,让你不受伤害,永远开心。”爷爷看看苹果皮,又看看我说:“对,我相信我的阳光,哈哈!”


爷爷的愁容消失了,笑容挂在脸上,就如同浓厚乌云间,透出一束阳光,让大地顿时充满生机。


我不用惊讶,因为我就是一束阳光;我不再压抑,因为我也是一束阳光。


 


我也是一束阳光


一阵寒风吹过,雪花孤单的落在地上,放眼望去,一片雪白。唯有一轮火红的太阳挂在空中,放射光芒。


晨曦,太阳刚从海中冒出来,射在一间小木屋中,一位老人盘坐在上床穿针引线。一束束阳光照在她那白发上,显得格外耀眼,她曾对我说过,我也是一束阳光,就像照在她那白发上的一束,带给她温暖。


几个月前,我来到青岛姨妈家,早上我在海边散步,我发现一间小木屋,因为在青岛很少见就好奇地走了过去。里面住着一位老奶奶,她满头白发,虽然已经70多岁了,可是她那双大眼睛里充满着活力,显得格外年轻。她是个很热情、慈祥的老人,她独自一人在这里生活,她的儿子常年在外打工没时间陪她,之后的每一天,我都会和她聊天。


院子里种着许多蔬菜、果树,大雪铺盖了整个院子,推开门,她正在床上缝衣服,她说:“下雪了!我给果树做点衣服,这样明年才能收获。”我听到这,眼泪不知不觉得到了眼眶,她是一个多慈祥的人啊,对待果树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阳光照进来,照在她那白发上,是那么的耀眼。


我们一起给果树穿衣服,寒风在不停的吹,冻得我们鼻子通红,来到木屋里,她一直给我暖手,笑着说:“你看你冻得和个小丑一样。”我也没忍住笑了出来。愉快的气氛还是被我打破了,“老奶奶,我要走了,可能会很长一段时间再来,您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以后再放长假,我还回来陪你聊天。”“嗯,好好学习。”


到门口,她叫住了我说:“孩子,你是一束阳光,带得我温暖,就像照在我头发上的一束阳光。”


在寒冷的冬日,海边的小木屋中,我也是一束阳光,带给别人温暖。


 


我也是一束阳光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之间的缝隙照射进昏暗的卧室中,落在了电脑旁边的仙人掌上,给小屋之中增添了几分明亮。我轻轻地走到窗前,两手一拉窗帘,顿时,和讯的阳光迎面扑来,是人身上多了几分温暖与舒适。享受着这份感觉,我轻轻的说:“其实,我也是一束阳光。”


从小时候,我就经常到给身边的人温暖与快乐。妈妈说我小时候很懂事,当妈妈和爸爸吵架时,年幼的我就会用我胖乎乎的小手,搬着小凳子,站在他俩中间,不让他们吵架。然后妈妈见到我这个样子就不与爸爸吵架了。


我明白了,小时候的我是一束阳光,带给身边的人温暖与快乐。


上了小学,认识的小伙伴渐渐多了起来。小伙伴之间的争吵是家常便饭,但我却很少与别的小朋友争吵,而且还主动的去给别人劝架。有时,经过我这么一劝,本来还是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就会化干戈为玉帛,和好如初,并且还会主动地向对方道歉,承认自己的不是,因此我那时在班上是人缘最好的一个。


我明白小学时的我是一束阳光,给身边的人带来温暖与快乐。


上了初中,学业负担的压力明显要大大超过小学,题目的难度也与做题的数量成了正比。身为成绩优异的学生,为同学们讲题是在所难免的。我并不会担心自己的学习会为此而耽搁,我认为为别人讲题的同时也是在考验自己,是让自己在原基础上提高。因此,我总是会为每一个同学用心的讲每一个问题,使我们都能有所收获。在课堂上带给同学们温暖的我,在宿舍也是如此。在宿舍中,我会为舍友们讲一个平时自己积累的一则励志小故事或者是看过的一篇小笑话,这些能轻易的缓解我们在白天的学习中的压力,带走我们的烦恼,使我们更好地休息从而更好的投入到明日的学习中去。


我明白现在的我是一束阳光,给身边的人带来温暖与快乐。


我顿悟了,人的一生无论经历什么样的困难与挫折,都要保持积极向上的态度和一颗乐观的心。这样在让自己受益的同时又能感染身边的人带给他们温暖与快乐,要做生活里的阳光。


走过大雨中的泥路


总有几条被大雨冲刷的泥路要走。


——题记


“下雨了,回去吧。”“没事,继续走吧。”


父亲说完这句话便继续走去,我只好跟在身后。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下来,落在我的脸上、手上,有些冰凉,冰凉得像是我的心中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我不由得想起这些日子里,成绩下降的烦恼,动不动与母亲争吵的烦闷,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低沉的烦躁,这世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的不顺眼。


雨没有停止,耳边响亮的声音告诉着我雨越下越大。乡间的泥路也禁不住这样的雨啊!它不一会儿便“软弱”下来,泥土松疏,一个脚步,一个脚印,路,也变得难走了呢。我就这样毫无遮挡的走在这雨下,我侧目看见路旁的草地被大雨“打击”得低下了头,像一个个战败的俘虏。那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花朵此时也像个被吓坏了的小姑娘,垂着头认错。呵!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只在心底叹息了一声。


 


这时,父亲从黑色背包里拿出来两把伞,递给我一把。我默默接过伞,打开,听见雨水撞击在伞上那粉身碎骨的声音,心里莫名的忧伤。雨水在不平的泥路上汇聚成一条小“溪流”,顺着高出缓缓落下。雨越下越大,路越来越泥泞,我小心翼翼地在泥地中前进。突然,脚步一滑,身体失控,千钧一发之际,我抱住了路旁的树干,才勉强是自己没有摔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走这样的路,一条正被大雨冲刷着的泥路!我突然冲向父亲的背影喊:“回去了,快点回去!”父亲无言,没有转身,撑着深蓝色的伞越走越远,一时间,委屈,烦闷,难过,一股脑的冲上了我的脑门,让我快要窒息。我坐在湿润的石块上,一时不知所措。直到雨渐小,我才缓缓的走向山上。


刚登上山顶,便看见父亲一身黑色站在中间,似眺望远方。他看见我时,没有任何表情,只淡淡说:“你还是上来了呢。”“难不成我一直在下面等你?” 我没好气的回答。父亲笑笑,招手说:“过来看看。”我不太情愿走过去。我以为他会给我看远方那个繁华的城市,可是我顺着他的方向望去,那是一条泥路,凹凸不平,狭隘滑润——就是刚上山的那一条。“怎么样?”我忿忿道。“是啊。”父亲说,“只可惜你以后还会走这样的路。”“不会的,我再也不会来这儿了。”我坚决地说。“是吗?好像你现在就在走这样的路呢?”“什么?”“比如你的学习和你的生活。”突然想起自己近来下滑的成绩,与母亲的争吵,这不就是一条被大雨冲刷着的泥路么?我低下头,说:“是啊,我现在好像困在了里面。”“可是,你走上来了。”“不,没有。”“有,你现在就是!”父亲坚定的说。他拍拍我的头,“你能走出这条路,就能走出其他的泥路,只要你愿意努力,任何一条泥路都是你前进的垫脚石,你明白吗?”父亲的眼神闪着光芒,那光芒窜进了我的心,豁然开朗。


雨停了,天晴了,我和父亲缓缓走下山。我看见路旁的草挂着雨珠,绿油油得发光;花朵被打散了花瓣,却仍骄傲地挺立着。我抬头问父亲:“会有彩虹吗?”父亲一怔,说:“总会有的!”


是啊,总会有的。即使天空没有彩虹,心中那道彩虹也会驱散浓雾,散发出七彩的光芒吧!


 


那雨


那雨,我不知道去了哪里                   ——题记


“上课了!大家都回座位坐好准备上课!”班长扯着嗓子站在讲台上吼着,小脸涨的通红。大家好像瞬间被上了紧箍咒似的,一下子从下课时的活跃气氛中勒住了神经,拿出课本和笔记本,做好了上课准备。而我的座位正好靠窗,趁老师还没来,我无聊的侧过头看着窗外,天空昏暗暗的,还不时能闻得几声蝉鸣。


一会儿,数学老师的脚步声就一下一下变得清晰起来。头一抬,就看到老师环抱着大大小小的试卷,这堂课看来又是“实战演习”!我不由得看向了窗外。不知何时落雨了,豆大的雨点落在蒸腾的水泥地上,好一片水亮亮的天地!我直了直身子,顺手把窗户推开一点,瞬间的惬意让我疑心自己是身在山间了。我努力的探出头,贪心的深呼吸……


正打算收心答题的当口,我一眼瞥见教室前花坛里那一小丛翠竹,细数也不过三五株而已,它们在操场的映衬下竟显得有些单调。可不是嘛!我坐在这个位置两三个月了,一直没瞧见谁关注过它们,哪怕是好事者的莽撞来犯,更别说会有人为它们浇水施肥了。它们每天能做的也许只是尽可能多的晒一点阳光,吸一点雨露,然后知足的伸展着瘦瘠细枝。一阵风拂过,原本紧挨着的一大一小两株竹子都侧弯了腰,瞬间又站立,又倾倒,就像一根固定在地面的弹簧,被折腾着。大竹子看上去显得稳当些,倒是那棵小竹子很疲惫不堪,太细脚伶仃了,以至于不能承载风力的侵袭,眼看着它东倒西歪的爬不起来了,可是它身后的大竹子好像是听了它的召唤似的,只用细长但有力的手臂这么一招,小竹子就像被施了神力一样的站稳了,又一阵风吹过,小竹子在大竹子的扶持下,倾斜着,继而便使了浑身解数似的,支撑着回到大竹子的怀抱,安然无恙的挺立着,我提着的心便也松弛了下来。


我透过稀疏的竹叶隐约看到一个撑着伞的人,向我们的教学楼走来,三步两步的渐渐走近了,左手还握着一把长伞,八成是家长给孩子送伞来了。待到那人走近时,我开始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貌似是我爸爸,可是,怎么会是他呢?我努力把自己的眼睛撑的好大,定睛细看——这回我确信了,那就是我爸爸!我分明是带了雨伞的,他难道不知道?我正感到迷惑,只见爸爸忽然在拐角台阶上打停顿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撑着的雨伞也被压得变形了。我真想立马起身冲去,扶起雨中的爸爸!可是过了几秒钟,只见父亲咧着嘴揉了一下自己的脚,捡起地上的雨伞,又伸出左手看了一下手表,便急匆匆的上楼了。


我经过老师的同意后,走出教室。对迎面而来的爸爸说:“爸,我带伞了!你瞧你,多跑一趟,还差点摔了一跤!”爸爸一听这话,像个孩子似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说:“你放学还要背书包,早上带的那把伞怕是小伞,你妈妈叫我给你送一把大一点的……对了,快上课了吧!老师都来了……进去吧……”父亲把雨伞塞进我手里,便转身走了。


看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把手中的雨伞攥得更紧了。只是为了我能安然的得到遮蔽,爸爸却……


一种莫名的感受涌上心头,我的鼻子酸酸的,脸上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转身走向教室的路上,我不禁多看了几眼那丛细竹,此时小竹子正依靠着大竹子,越发显得挺拔翠绿了,大竹子就像在对小竹子唠叨着什么,不时的扇动着竹叶,我想我就是那丛中的一株细竹,在有风有雨的日子里,我能咀嚼出“责任”的味道。


原来,那雨,滴进了我的心里……


 


 


当所有世俗充满了你的心,即在那一刻,它便会洗净你的身心,即使它是多么渺小,但它所知道的,最终不过是与大地融为一体……


在涞滩小镇上,大伯他们边走边停,不断欣赏那些景色,远远落在我身后,但我知道,在我的世界里,我觉得在小镇不能在某一地点停留太就,要毫不犹豫地离开,向前走去。因为停顿太久,或许你便会厌恶它,当你走得太快,你却来不及欣赏它。啪嗒,啪嗒”,几滴雨落了下来,地上开出了无数朵小花,似梦似幻。旅客们都拿出了伞,而有的,则只有快速走到屋檐下,沿着屋檐往前走。但我知道,这是一场小雨,细密而有韵味,落在身上时,是极为舒适的,至少它可以让心安静下来。我背着包,继续往前走着。


到一个小池塘时,雨依然下着,我蹲下身子,看着池塘。一只金鱼仿佛与雨在共舞,而莲叶上还有一串串粉红色的小颗粒,我知道,那是田螺新生命的象征,雨似乎也在应允着,因此它轻轻抚摸着它们,滋润着它们。站起身,该走了,如果待太久,或许我对它们的喜欢会减少很多。


雨渐渐大了起来。我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不仅为了等待大伯他们,更多的是想在雨中静下来。在家里,在学校,因为进入了初三,压力逐渐大了起来。渐渐感觉,自己仿佛已经快踏入这个社会了,虽然离那个时间还早,但现在的我只想在这雨中慢慢享受它。雨打在身上,仿佛滴进了心里。冰冰凉凉的感觉浸进了全身,头脑清醒了很多。至少在这里,我知道自己怎么样,想要什么。在雨中,至少它可以教会你如何忘掉世俗。


城墙上,望着烟雨迷蒙的小镇,人们都满心欢喜地走着,都开心地选着自己喜欢的物品。孩子拿着棉花糖,大口大口地啃咬着。不远处还有两位中年男子在费力地打糍粑,所有人举着伞在雨中走着,脸上都写满了快乐。他们用行动告诉了我,他们喜欢雨。我我伸出手去去亲近雨,我也回应了雨,我喜欢它。我喜欢雨对洗净尘事的执着与它对大地难以言喻的爱。


这个小镇,这场雨,让内心带着疲惫的我,变得轻松起来。雨,真的好神奇。它是喜欢它的人的精灵,是一种精神的支点与寄托。


 


雨,小镇,心里美的东西。那个小镇,那场雨,那次的清醒,以在大脑里融为一体———


  


父亲的肩膀是泰山,为我撑起一片天。


小时候,父亲的肩膀仿佛是世界上最宽广的东西,为我遮风挡雨。当我遇到危险时,我面前的,总是父亲的肩膀。


我的父亲或许算不上是强壮,反之却有一点瘦,但在我的眼里,父亲的肩膀却是那么的伟岸与强大。


我是一个经常走神的孩子,甚至在大马路上脑袋里却装着某个花园的鲜花,经常等到汽车司机八喇叭按得震天响,我才从我的想象中回到马路上。父亲很担心我,久而久之,便养成一个习惯——总是走在我的左侧,每一次都是。我一抬头,便会看到父亲的肩膀,宽大无边,仿佛要把我全包围住,给我安全。现在我虽然很少和父亲一起走,但每每总还是习惯的向左边微微抬头,寻找那个一心一意保护我的肩膀。


走路不看路就像影子一样一刻不停的跟着我。小时候因摔伤留下的疤痕还在我腿上游荡,每次看到那些疤痕,脑海里闪过的,不是摔伤时的疼痛,而是父亲的肩膀。当我趴在地上哇哇大哭时,是父亲把我抱在怀里,我双手环过他的脖颈,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眼泪虽还没干,但心里已经不怕腿上的伤痕了。或许因为依恋父亲的肩膀,现在的我走路还是不大注意,偶尔也会在平坦的大路上突然被绊了一下,即使不会摔倒,但脑海中总是出现父亲的肩膀。


如今我的肩膀已和父亲的肩膀一样高了,也学会了要认真走路,父亲的肩膀好像也没有像小时候那样宽大了。父亲老了,我也长大了。


虽是如此,我却常常靠在父亲的肩膀上,一起看我认为枯燥的篮球比赛和他认为幼稚无趣的动画片;一起聊我完全没有印象的篮球高手和他不屑的电影明星;一起玩我毫无兴趣的象棋和他认为只有三岁小孩才喜欢的积木。


即使父亲的肩膀不再宽阔,我也不再需要那无微不至的保护,但父亲的肩膀不会淡出我的世界,他的肩膀依然会出现在左边,最靠近心脏的地方,把头轻轻靠过去,踏实温暖!


 


我的世界因你而亮丽


若说风令人缠绵,雨令人销魂,书则令人凝静而淡雅,在千百次的追寻,亿万次的奔着中,我终于认定了你——书,书,我的世界因你而亮丽。


在“浅草才能没马蹄”的春季里,我们携手。


孩童时,总喜欢抱起一本连环画,蹲在地板上,等阳光斜斜的照在书上时,我捧起了你看书上五彩的图画,每当我看到白雪公主苏醒并与王子过上幸福生活时,我会笑出声来,当看懂啊可恶的皇后用阴险的手段迫害公主时,我会愤怒不已……就这样,我们走过了童年。


在“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夏季里,我们相约。


渐渐地,我长大了,进入了中学,你依然伴随着我,在烈日炎炎下,我又捧起了你,细细品味,每当三更半夜时,我依旧在细细地品味你,就算母亲一次又一次叮嘱我关灯睡觉,要我与你暂别,可是我做不到,我会抱起你,打开手电筒,钻进骨子里,与你相见。就算光线再暗,也挡不住我对你的一片深情;就算大汗淋漓,也挡不住我对你的渴求;就算……就这样,在你的陪伴下,我们即将走完初中。


在“晴空一鹤排云上”的秋季里,我们厮守。


在你的陪伴下,明年我将走进高中,走向另一个开始。或许光辉的名利不会属于我;或许,美好的成功不会青睐我;或许,灿烂的成绩会抛弃我……但我始终相信,你依然会与我相伴,同时,我也会与你为依。也许,明天的我们不再是朋友关系,或许,我们成了相依为命的亲姐妹。


在浅草的春季中,我们携手;在炎热的夏季中,我们相约;在晴空万里的秋季中,我们厮守,正是因为我的世界有了你,我的世界因此而亮丽,书给我带来了成功,带来了微笑带来了……


书,你是一弯新月,照亮了我的面颊,你是一缕春风,吹走了我的灰尘……书,我们相依相随,书,因为有了你,我的世界才如此亮丽。


悠悠家风,缕缕情怀》


时光,清浅。指尖触及白瓷杯,略烫。袅袅白烟缓缓升起,似聚似散,犹显杯上莲花之美。如莲之盛于雾气氤氲中,心中忽有悸动。  


忆父言,我也出于爱莲堂。周敦颐的高尚情操自然也是我所向往的。蝉声聒噪的夏夜,任思绪随卷起的窗幔一起,飘到了一百年前。我的祖先(即我爷爷的爷爷)家本在繁华的扬州。后迁至江宁,显然江宁也没能留住他的脚步。于是他又沿着秦淮河的水流,逆流而上,直至其源头——溧水。他被溧水的美丽和淳朴的民情所吸引,便留了下来。  


我爷爷的爷爷白手起家,除了勤劳的双手和智慧的的头脑,什么也没从扬州带来。他,在溧水做了很大的生意,渐渐地在溧水扎下了根,成为了溧水有头有脸的人家。在他乡生存也并非易事,而他的成功,也与他持家的独特方式有极大的关系。  


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我爷爷的爷爷的生意,少不了要有家人帮衬着。他不仅自己诚信做人,也决不允许伙计哪怕家人偷工减料,谋私利。乡里人信他、服他,都乐意买他的东西,生意变像滚雪球一样——愈滚(做)愈大。  


与人善言,暖于布帛的我们家与邻里的关系处的还不错。平日里宽言相待。倘若邻家有困难,都会尽量帮一把。他的太太也经常布施。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的道理许多乡亲都懂,因此,他们也感激着、抱答着······  


清代文人梁启超的《幼学论》中曾写道:人生百年,立于幼学。我爷爷的爷爷则是一位很注重教育的人。他请来了当地有名的王秀才,在家里设立了家塾,教自己的子女读书。他本人对王秀才是十分的尊敬。他会拉着子女给秀才行大礼。好吃的好穿的也先敬先生。先生倍受感动,尽心教好学生。解放后,我的曾祖父也辛而成为一名教师。知书得以明理,也许正是拜这良好的教育所赐,之后的五代,繁衍近百人,竟没有一个作奸犯科的。  


时光如逝水,我,这第五代人出生了。我成长的路上有良好的家风陪伴,因此并不孤独,记忆中,还有不少温暖的画面。  


听母言,我牙牙学语时被抱于祖父怀中,听其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我们家的八字家训敦实、谦逊、勤俭、明理。  


仍记得,父亲教我练字,首先教我临的便是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不能忘,曾问曾祖父何为家风,他的眼中立马放出虔诚的光彩。他说:“‘家风是我们这一支血脉中最根本的东西;是照亮迷途的那颗最亮的星;是使灵魂的最纯洁的宁静的无形力量呀······”老人的目光闪闪,老人的话掷地有声。  


蝉躁忽又重现耳边,迷离中似有白莲盛于氤氲之中,不禁莞尔。  


 


 


 

发表评论